首頁>教科衛體委員會

好好調研 好好保育——全國政協“進一步緩解入園難入園貴 更好滿足人民群眾幼有所育期盼”專題調研紀實

2019-06-21來源:人民政協報
A- A+

今年8月,全國政協將召開以“辦好人民滿意的教育”為議題的第八次常委會議。為了深入了解有關情況,籌備組織好這次專題議政性常委會議,全國兩會之后,全國政協機關的九個專委會先后組織委員組成7個調研組踏上“征程”,結合所聯系委員的界別特點開展和教育相關的專題調研。教科衛體委員會作為承辦這次常委會議的牽頭單位,不僅負責設置了本次會議的7個專題39個分題目,還承擔了其中第二專題“進一步緩解入園難入園貴更好滿足人民群眾幼有所育期盼”的相關調研。

這不,5月27日,由全國政協副主席盧展工帶隊,整裝待發的調研組登上了飛往陜西省西安市的飛機,開始了為期5天、橫跨陜鄂兩省的調研之旅。

“一保”半日研

5月28日下午,剛下過雨的西安市有些陰冷,氣溫不足20度。當調研組來到西安市第一保育院時,并沒有在操場上看到室外活動的孩子們。“平時這個時間孩子們都會在外面玩,但今天天氣不好,我們就改成室內課了。”院長王淑君邊說邊把調研組帶到了教室里。

和室外的低溫相比,室內的氣氛簡直可以用熱火朝天來形容,27個班的孩子們,捏泥塑的、煎雞蛋的、做手工的、練書法的、還有跳舞的,各個忙得不亦樂乎。臉上掛著笑意,眼睛里也充滿了靈動。

全國政協委員、北京市北海幼兒園園長、黨支部書記柳茹看到這一情景,當場“犯了職業病”——“孩子們,我們每個人都找身邊的一位客人說一句悄悄話好不好?”“好!”雖然面對的是一群陌生人,甚至連這項游戲的發起者的身份都沒弄懂,但小三班的孩子們還是毫不膽怯地和有“眼緣”的客人耳語起來。

“我要去迪士尼,我媽媽不讓我去,要不我跟你去你家算了。”一位小女孩跟盧展工副主席說。

“我爸爸媽媽下班回家,只看手機不和我玩,你說怎么辦?”全國政協常委、江蘇省政協副主席、南京中醫藥大學校長胡剛聽到的是這句話。

而走向記者的小男孩則有點難為情地表示:“阿姨,我實在想不出要說什么。”

孩子們的童言無忌引發了一片笑聲,也讓調研組對他們的成長狀態有了初步的了解。

可以說,能進入第一保育院度過學前時光的孩子們是幸運的。這不僅因為一保是一座誕生于延安、在戰時以“不損失一名幼兒”的成績完成了歷時20個月、行程1000多華里的安全大轉移、至今已經有81年的紅色歷史,更是因為如今她以“讓每個孩子都成為亮晶晶的星”為培養目標,以“氣質做人,品質做事”為隊伍建設標準,吸引了一大批專業性強、穩定性強的保育人才,成為陜西省示范幼兒園。

在隨后調研組與院長、教師、家長召開的座談會上,家長們也表達了對這份幸運的認可。

“學前教育稀缺,能恰好住在一保的覆蓋區域內,享受到這么高質量的學前教育,我感到心里很踏實。”中二班陳奕君的媽媽說。

“現在是入公立園難,入民辦園貴。相對于民辦園1000多元的費用,一保每月只收210元,實在是‘質超所值’。”中五班王云謙的外公表示。

若不是前一天已經在和陜西省相關部門的座談會上聽說了西安市的省級示范園收費都在130~210元之間,調研組的成員不會相信軟件、硬件都如此之強的一保會有這么低廉的收費標準。

“我想問一下,每個月只收這么少的費用,除了發放工資、修繕房屋設備、添置教輔用具,你們還能剩下多少錢拿來做教師培訓呢?這個收費標準滿足不了教師的發展需求,這個矛盾你們是怎么解決的?”全國政協委員、天津市教委副主任孫惠玲直言。

“這確實是個問題。而且我們現在有48名不在編的聘用人員,這些人員的工資是由院里解決的。由于我拿不出更多的錢來支付他們的工資,導致他們和在編人員不能同工同酬,在很大程度上打擊了他們的工作積極性。”王淑君說。

在教師代表發言環節,幾位老師的發言讓調研組頗感意外,本以為她們至少在內容里都會涉及待遇問題,沒想到“職業認可”成為老師們的關注焦點。

小三班老師董妍敏是兩個孩子的媽媽,工作繁忙的她偶爾會為了節約時間而坐出租車上下班。很多時候,她會拿出教案在車上反復琢磨修改,而這時出租車司機的一句話往往會讓她的情緒瞬間跌入谷底。

“他們會問我,幼兒園打孩子嗎?我說不打,他們會說:那還行。我想問,在他們的觀念里,幼兒園老師就是兇惡的化身嗎?不打孩子就是好老師嗎?”說這話時,董妍敏帶著哭腔。

對此,大四班老師張嵐也有同感。“從1993年進入一保,我已經在這里工作了26年,我想說,幼兒園教師的工作真的是很忙很辛苦。但是經常會有人問我:你們打孩子嗎?給孩子吃睡覺藥嗎?我聽了之后感覺我20多年的努力一下子就被打回了原點。現在很多老師都不讓自己的孩子再做老師,尤其是學前教育這個階段,這不是一個好的導向。”

“我畢業于陜西師范幼教專業,我們班42名同學,有40名是被調劑而非主動報考這個專業的,畢業以后,三分之二的人選擇轉行。每次同學聚會,同學都會對我說:你過得不錯吧?做幼兒園老師也沒有什么壓力,唱唱歌跳跳舞就行了。我很想說,幼兒教師需要的專業性很強,需要的能力也很強,絕非照顧照顧孩子吃喝拉撒、教教唱歌跳舞這么簡單。社會對幼兒園教師了解得太少,誤解太多了。”辦公室干事楊欣琳說。

老師們的話讓會場的氣氛有些沉重。的確,在某些自媒體將個別幼兒園發生的極端事件無限放大并惡意傳播之后,幼兒園老師的形象受損嚴重。

“其實,幼兒園老師是最難當的,就像兒科醫生最不容易做一樣,確實應該在社會上形成這樣的共識。”全國政協常委、教科衛體委員會主任、教育部原部長袁貴仁打破了會場的短暫沉默。

“我覺得像一保這樣有著紅色基因的優質園,完全可以通過自身的輻射和指導作用來改變大眾對幼教職業的看法。比如與其他優質園聯合引領;比如通過培訓、交流帶動學區內的其他幼兒園甚至其他省市的幼兒園,把我們的辦園理念和好的經驗做法傳播出去;比如成為培養優秀教師和園長的搖籃,把優秀的人才輸送到全陜西的幼兒園里去。”全國政協委員、北京市第四中學校長馬景林表示。

其實,自2012年開始,教育部就開展了全國學前教育宣傳月活動,2019年5月19日剛剛啟動的這期名為《科學做好入學準備》。“要樹立幼兒園教師的職業形象,推動學前教育的健康發展,需要各級政府、相關部門、各類幼兒園、各位家長以及全社會的共同努力。加強正面宣傳,為幼教正名,很必要,也很重要。”全國政協委員、教育部原副部長、中國教育國際交流協會會長劉利民說。

不知不覺間,這場在幼兒園原定一個小時結束的座談會已經開了整整4個小時,窗外早已是夜幕降臨,華燈初上。但為了解開老師們的思想疙瘩,為了孩子們能夠快樂、自主、全面發展,委員們竭盡全力。

禮堂里的激情動員

“陜西學前師范學院……現在竟然有專門的學前師范大學了?”5月29日上午,調研組來到當天的第二個調研點兒時,記者一邊念著建筑物上的大字,一邊自言自語。

“是的,全國唯一的一所,珍貴得很。”胡剛邊說邊跨進了學校的大門。

用珍貴一詞毫不為過。在全國學前教育專任教師缺口已達52萬人,再加上2020年適齡幼兒新增入園需求,累計缺口將達到65萬人這個不爭的事實面前,任何一所以服務學前教育為己任的師范院校都是珍貴的“搖籃”,更何況是這樣一所國內學前教育本科生規模最大的普通本科師范院校。

全國政協委員、教科衛體委員會副主任、教育部原副部長朱之文一直認為,我國幼教專業設置門檻偏低,生源質量缺乏保障,中職(含中師)招生已占每年學前教育招生的60%,但中職的培養水平難以適應需求。“幼教師資的供給主體應該是師范高等專科學校,這個結構比例是很不合理的。”

而眼前的這所學前師范學院,自2012年改制更名以來,便按照“地方性、師范性、應用型”辦學定位,把培養“樂幼愛教、保教融合、理論厚實、才藝兼備、善于創新”的幼兒園教師作為重要任務,不斷優化資源配置、創新人才培養體系,幼教師資培養質量穩步提升,努力書寫著學前教育的“奮進之筆”。

“目前,我們學校共有學前教育本科專科學生5407名,占學生總數的38%,占師范生總數的48%。10年來,共培養學前教育專業普通本專科畢業生9535名,成人本專科畢業生2470名。近3年畢業生就業率達95%以上,在陜就業達97%以上。”

“我們建立了支撐專業素質與能力培養的課程體系,突出保教結合,加強兒童發展、幼兒園保育教育實踐類課程建設,建成了微課資源、在線課程和教學案例庫,開設的兒童發展、保育活動、教育活動類課程都是有質有料有亮點。”

“幼兒教育不能僅限于學習專業知識,我們堅持實踐取向,整合學校、地方政府和幼兒園資源,簽訂實習、實訓、就業等各類協議,讓學生們在實踐中貫通書本知識與幼兒特點,大大加強了學生的實踐能力。”

說起學院這些年來取得的成績,校領導如數家珍。他邊介紹邊帶調研組來到了位于二層的禮堂,學院首屆“樂幼愛教”文化藝術節優秀作品展演正在這里進行。

委員們走進禮堂,坐在了正在觀看表演的幾百名學生之中。觀看完正在表演的節目,有委員提出想說兩句。盧展工副主席立即客串起主持人,把要和學生們交流的委員們的身份介紹給大家。

“同學們,你們知道未來你們將從事的是一份什么樣的職業嗎?是一份為了全中國的孩子,為了民族的未來耕耘筑夢的職業。為了這份重要的事業,大家一定要在學好技能的同時,努力學習基本理論,把自己的文化修養積累得厚厚的,讓幼兒園的繪本里不再只有瑪麗和格林,讓孩子們的歌曲里充滿陽光和朝氣,讓幼兒體操真正有益于他們的身心發展。請記住,未來中國的幼兒教育等著你們去創造!”全國政協常委、杭州師范大學原校長、浙江省知識分子聯誼會會長杜衛的話立即引爆了現場的氣氛。

“幼兒教育是國家教育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幼教強,則教育強;教育強,則少年強;少年強,則國強!我們一定要承擔起這一重要的使命和責任,加強自身修養,自立自強自信。請相信,幼兒教師和高校教師一樣高尚,甚至更偉大!”袁貴仁慷慨陳詞。

“做幼兒教師,專業知識的儲備很重要,我們要了解幼兒心理,要研究兒童的成長規律,要了解幼兒教育的規律,按規律辦事才能事半功倍。”教育部基礎教育司副司長姜瑾給學生們上了一堂簡短但精要的專業課。

“同學們好,我的身份和你們未來的身份是一樣的。從事了這么多年的幼兒教育,我從未后悔過,我相信你們也絕不會后悔,我在北京北海幼兒園敞開雙臂迎接你們!”柳茹的寥寥數語后,很多同學的眼睛里泛起了激動的淚光。

又是一陣雷鳴般的掌聲,與調研組進入禮堂的那陣掌聲相比,多了激情,多了堅定,更多了自信。

創新創出了“火藥味”

全國政協調研組與省里召開座談會,一般都有相對固定的模式:省政協領導主持會議,全國政協先介紹調研來意,再介紹各位委員身份,然后是主持人介紹當地參會人員,再然后是省政府領導介紹總體情況,相關部門分別從自己工作的側重介紹詳細情況,最后是委員與部門互動交流。

5月30日上午,調研組與湖北省召開的座談會上,傳統被打破了。

“今天的會議我想還是由我來主持比較合適,畢竟這是政協組織召開的一場調研會、協商會。來意和雙方人員我們也不必介紹了,調研組來之前已經把來意和省里進行了溝通,在座的每個人手里也都有參會人員名單。我們直接進入正題,而且在政府和部門介紹情況的時候,委員們遇到感興趣的或者有意見建議的地方也可以隨時插話。我們隨意一點,更有利于問題的溝通和研討。”大家坐定后,盧展工副主席說道。

按照“新規則”,湖北省人民政府副省長曾欣開始了他的介紹。

“截至2018年底,湖北省共有幼兒園8273所,其中公辦園2154所、民辦園6119所。”

“公辦園的比例大概只占到幼兒園總數的26%?那在公辦園就讀的幼兒占多大比例?”全國政協委員、北京師范大學教育學部教授劉焱問道。

“雖然全省公辦園在8年間增幅達到137%,但在公辦園就讀的幼兒數仍只占全省總數的36.13%。”曾欣表示。

“這個比例與去年年底發布的《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學前教育深化改革規范發展的若干意見》(以下簡稱《意見》)中提出的公辦園在園幼兒占比,到2020年全國原則上達到50%的要求相差的可是有點多哦。湖北省是高等教育大省,希望在學前教育方面也不落后。”劉焱說。

湖北省政府教育督導室副主任督學謝新松在談到加強小區配套幼兒園建設方面提出,湖北省規定超過1200戶住戶的小區必須建配套幼兒園,建好后必須無償上交,但基層普遍反映對開發建設單位不按要求配套建設幼兒園,或建好后拒絕按規定移交的約束機制不完善,工作有一定難度。

“這個問題涉及發展改革、自然資源、住房和城鄉建設等部門,需要聯動管理。《意見》規定在2019年6月底前,各省(自治區、直轄市)都要制訂小區配套幼兒園建設管理辦法,做好相關環節的監督管理。咱們在這方面的工作現在進度如何?”全國政協委員、教科衛體委員會副主任、全國政協原副秘書長常榮軍問道。

“截至5月15日,全省已經摸排小區1294個,已經配建幼兒園756所,需治理小區570個。原來的標準是滿1500戶的小區需配建幼兒園,現在的新標準高于老標準,按新標準執行需要在過去已經配建達到老標準并竣工投入使用的建設區域中增加建設新的幼兒園,我們認為這種增建無法也不應通過配建方式解決。”湖北省住建廳總規劃師童純躍表示。

“制定新標準是因為隨著二胎政策的放開,小區的新生兒數量增多,有幼兒教育需求的人數增多,如果還是按照老標準執行,會更加劇入園難的現狀。”姜瑾解釋道。

“我覺得小區配套幼兒園治理工作應著力構建以普惠性資源為主體的學前教育公共服務體系,不應過于糾纏歷史遺留問題。而且這件事說到底是教育的事情,應該由教育部門牽頭。”

童純躍說完,會場出現了短暫的冷場。孫惠玲把面前的話筒開關打開,緩緩地開了腔。

“沒錯,入園難、入園貴是教育領域的事情,但說到底,不是教育一家的事情,很多事,教育部門說了不算。教育部門固然要完善政策,制定標準,充實管理、教研力量,加強學前教育的科學指導和監督管理,但如果沒有編制部門合理核定公辦園教職工編制,沒有發展改革部門支持幼兒園建設發展,沒有財政部門支持擴大普惠性學前教育資源,沒有自然資源、住房和城鄉建設部門監管落實配套幼兒園的建設、驗收、移交,沒有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門制定完善幼兒園教職工工資待遇、社會保障和職稱評聘政策,學前教育資源短缺的問題就無法解決。這里還沒有說到物價部門、衛生健康部門、民政、市場監管部門以及公安、司法等部門對幼兒園相關工作的作用。”

孫惠玲一口氣說了這么多。

“教育的問題說到底是民生的問題,需要各部門通力合作,協力破難,如果說大家都推諉扯皮,認為這事不是我的職責范圍,那學前教育這個短板永遠補不齊,人民群眾幼有所育的期盼也永遠得不到滿足。”全國政協委員、北京信息科技大學光電學院教授祝連慶直言。

“想想自己家有沒有想上幼兒園、想上好幼兒園的孩子,親戚家有沒有?這樣你就會覺得這不僅是教育部門的事情,更是大家的事情,為了別人,也為了自己,我們必須齊心協力。”全國政協常委、九三學社中央常委、民族文化宮民族畫院院長王林旭說。

“茶敘”中的共識

5天,7個調研點,4場座談會,除去在交通工具上的時間能夠短暫休息,調研組幾乎馬不停蹄。

每天晚飯后,也是珍貴的工作時間,委員們坐在一起,以茶為媒,深度交流,把白天看到的,聽到的,感受到的,講述給大家,在對話與碰撞中將其上升為理性認識,形成共識。

比如幼兒園教師的編制問題。

“湖北省反映幼兒園教師編制不足,全省編內人員僅占10%,黃石市更低,8000余名教師只有180多個在編制內。相比于編內人員的保障性和穩定性,編外人員和民辦園人員的職業歸屬感不強是個大問題。”

“為解決入園難問題,很多幼兒園進行了擴建擴招,但編制沒有增加,教師只能臨聘。應重新核定編制標準,并建立定期調整機制,科學配置幼師資源。”

“缺編問題也不能簡單地認為就是總量缺編,我發現很多幼兒園一方面有編制空缺,另一方面又臨聘很多編外教師,為什么?因為臨聘人員的工資水平低,這樣就可以實現低成本運行,地方政府和幼兒園都可以少花錢,‘有編不補’、長期使用代課教師必須堅決抵制。”

再比如成本分擔機制的建立問題。

“西安市省級師范園目前的月收費標準只有130元,普通的公立園甚至低到了50元每月,收費標準20年沒有變過,導致現在幼兒園的生存難以為繼,這個成本分擔比例太不合理了,應該調整。”

“我認為現在首要的是要開展成本核算工作,在這個基礎上才能合理確定政府、家庭的分擔比例,制定公立園的收費標準。”

“對普惠園的財政補助和收費政策也要仔細研究。民辦園是解決入園難的重要力量,如果財政補助不足,很多民辦園就難以按普惠價格收取費用,或者暫時按普惠價格收了,也不可持續。”

“可以通過購買服務、減免租金、綜合獎補、培訓教師、教研指導等方式,支持普惠性民辦園發展,并將提供普惠性學位數量和辦園質量作為獎補和支持的重要依據,這樣入園就不難、不貴了。”

除了為當天的調研做總結,委員們也會為第二天調研做規劃。調研組很多創新的“金點子”都是在茶敘時間“誕生”的。

“明天到了幼兒園,大家就自行散開,不用都圍在介紹情況的那個人身邊聽,帶著問題找不同的老師聊一聊,到不同的崗位看一看,只有真正深入下去,全面了解真實情況,收集到的信息才能豐富。”

“明天的座談會最好每個委員都發發言,政協的調研是以委員為主體的,從不同的角度,給地方提點有含金量的意見建議,也是提高調研質量的具體體現。”

之前提到的座談會形式的“改頭換面”也是茶敘的成果。其實,包括茶敘“制度”本身也是調研組轉變調研作風,提高調研質量的具體體現。由于真正言之有物、言之有理,所以委員們的積極性依然很高,因膝蓋舊病復發而晚到了兩天的劉焱委員晚上9點多到達住地后也是第一時間趕到會議室,聽其他調研組成員的發言,給自己“補課”。

“毛主席說過,要好好地保育兒童。而對于我們,要做的就是好好調研,力求為能達到好好保育兒童的效果而貢獻力量。能為這件關乎民族未來發展的大事出一份力,我們深感榮幸,我們義不容辭。”委員們表示。

版權所有: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 京ICP備08100501號

網站主辦:全國政協辦公廳

技術支持:央視網

黑龙江p62开奖2019047